L’ Oréal e-Strat Challenge Episode:为亚洲和中国叫好

今年MBA组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别是来自台湾和马来西亚的团队,第三名是来自巴西的团队。我们IE则是因为0.01分的差距没有进入前3名。
老实说,我本人对于前两周刚刚结束的“欧莱雅全球在线商业策略竞赛“的最后结果很是有些诧异,然后是喜悦和振奋。之所以差异是因为名列前矛的团队并非来自通常我们所认为的发达国家的商学院;喜悦是因为看到亚洲团队的崛起;更是因为看到华裔学生在这些TOP团队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而振奋(我们IE团队是代表西班牙进入最后决赛的唯一团队,但是成员却是我们江西的Vera和另外2个印度的男生,晕!)。
最后申明:绝对不是宣扬什么民族情绪啊,想想今年藏独同志们的民族情绪带来的后果实在“很滥很暴力”,懒得评论,留待历史去检验了。
照片为IE商学院2008国际MBA中国女生 Vera和她的另外两名队友
small IE Team - formal.JPG

大家来听听China Office Alic 的中文:)

这个视频是我们IE第一次在中国观众前露脸:)也是目前为止在国内顶尖portal露脸的第一家西方商学院!
当然这个访谈在形式上还有很多可以提高的地方,比如那个麦克就非常distracting等等。但是Alic说得特别好的两点是:
1)强调了IE是一所位于马德里的国际化的商学院。
因为西班牙的缘故,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非欧美学生总觉得西班牙经济一般,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的商学院了。跟我们近十年来相对较高的国际排名相对比,实在很为IE叫屈。
2)强调了IE是一所由entrepreneur创立的,以entrepreneurship课程和培育entrepreneurial spirit见长的商学院。

“不得不吃”的火锅

“吃火锅”现在在IE的中国人学生中好像成了“去中餐馆“的代名词。
过去是因为吃火锅有气氛,10多个人的聚会火锅是最理想不过了;还有就是马德里中国炒菜的“本土化”之彻底,实在让人折服的不得不选吃他国菜系。这次年夜饭,本来我们都是要吃炒菜的,可是老板却要求我们吃火锅,因为他们生意太好,瓦斯不够,火锅是最快的。虽然很是不情愿,老板的态度和理由也让人大跌眼镜,可是她“不吃这家你也没其他地儿吃”的自信彻底把我们征服了,最后我们“不得不吃”火锅。可怜我们中IMBA Section 1的Vera, Sean, Fiona周五还要跟他们班40个老外一起再吃一次,说是要发扬中国文化,咳咳,只能祝福他们“好胃“了。
05022008224 small.JPG 05022008226 small.JPG
给“孔府家酒”做的带有80年代怀旧风的免费广告,咳咳。
05022008223 small.JPG
过年,讲究的是“热闹”“亲情”和“不拘小节”,都是“饮食男女”,就不要对这满桌的“杯盘狼藉”见外了哈。
05022008225 small.JPG
总会有媒体唯恐天下不乱,炒作“日韩誓不两立”,你看人家韩国的郑镇硕和日本的 Yoshimoto不是很有“哥俩好”的意思嘛。

关于张家港(Zhang Jia Gang)的一点点介绍

see.JPG
好吧,既然前面介绍了学校去张家港 的事,这里附带介绍一下这个江南小城。
张家港在90年代中期的中国曾经红透大江南北,被誉为中国“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双丰收的典型。一是因为快速发展的经济水平使得其人均GDP在当年大大超过了同级别甚至更高级别的行政市;二是因为当年“严惩重赏”树立城市文明新风的决心和措施确实创造了一个近乎“一尘不染”的新小城。于是,几乎所有的国家重要领导人都来了,还一度被国内媒体炒作成中国的“新加坡”,咳咳。
不过这个位于“江南渔米”之乡的小城确实也不负众望,小城人民自创了一个口号“团结拼搏,负重奋进,自加压力,敢于争先”的精神,凭借着其得天独厚背靠“黄金水道”长江的优势,以及活跃地对外贸易活动,小城不仅牢牢树立了其经济发展水平居全国县级市前三位的牢固地位,而且还是中国首家国家环保模范城市,中国首批国家卫生城市,先后荣获“国家园林城市”、“国际花园城市”和“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等多个国家级奖项。 2006年又成为全国第一批生态市,并荣获中国人居环境奖。

Ricardo Perez答“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问“Second Life”

呵呵,刚刚贴了一个中国媒体版本的“Second Life”,这一贴则是Ricardo Perez答“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问的完全版本。照片为Ricardo Perez教授,也是IE商学院Master of Management in Telecom & Digital Business的Program Director.
Ricardo smmal pic.bmp

Many thanks to Professor Ricardo to authorize the image usage in our blog!

第一财经日报:在虚拟世界上进行教学,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Ricardo Perez:我们想在理解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这一点上始终领先于世界前列,尤其在公司和消费者越来越倾向于利用网络游戏平台从事工作和消遣娱乐的趋势之下,我们更加不能落后。事实上,我们想利用过去和其他科技合作机构的成功经验,成为探索这个极具挑战性课题的领导者。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公司,社区和一般社会大众更好地了解利用这种新兴信息科技平台作为学习和分享工具将对他们生活,工作和社交活动所产生的相关性,影响力和可行性。
第一财经日报:学校是如何推进虚拟世界的教学的?
Ricardo Perez:我们已经在“第二人生”游戏平台内部购买了一块名为IE商学院的地产,我们也会给相关教授提供教学前的技术培训,对于教授而言,“第二人生”这个虚拟平台大大延伸了他们的教学范围。事实上,目前为止我们在该平台内展开的几次培训效果都很不错,至少在帮助我们发现这个虚拟平台的未来潜力和当前缺陷这两方面。
第一财经日报:在这个进程当中,学生、教授的反应如何?
Ricardo Perez:对于我们来讲,这种尝试是一种全新的体验。目前为止,只有一小部分IE商学院的学生和教授参与了“第二人生”或者是其他网络虚拟社区的项目。但是另一方面,由于我们的学生和教授都认识到类似这种通过网络虚拟社区进行教学和社交活动的现象将会是一种国际化的趋势,学生和教授们都有一种迫切的意愿去尝试这个新工具,对他们在探索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好的或者坏的体验也持一种包容的态度。

第一财经日报:
在具体的教学过程当中,您认为人们出于什么样的感受而喜欢这一教学的手段?
Ricardo Perez:对于许多参与了“第二人生”的学生来讲,他们在这个新环境中找到了让他们感到熟悉的元素。由于他们中的多数已经生活,并且多多少少都在童年或者日常娱乐生活中体验过游戏平台的经历,在“第二人生”这样的网络虚拟游戏平台上学习和与人交流,对他们来讲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困难和不同。同样,该平台给参与者们提供了高度个性化的工具,借助这些工具,参与者可以向整个游戏社区传达任何个性化的信息。所以,“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平台其实是一个赋予了参与者展现想象力,尝试新事物,个性化组合能力的强大的工具平台,即使这个平台还有待不断完善。
第一财经日报:那些不喜欢这一教学手段的人们,其理由是怎样的?
Ricardo Perez:人们对极具颠覆性创造思维的新事物和新观点不能完全接受,这样的现象几乎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典型的例子就是某重要社会团体认为该新事物不够好,或者将他们的一些不快乐的经历归咎于该新事物。当初英特网,甚至更早广播电视刚出现的时候,统统都被认为是危害社会正当秩序的事物,被认为是决不会被当时社会接受和采用的,而所有这些攻击言论的证据只是来源于他们在雏形发展阶段的一些局限。可是现在的网络和广播电视已经成为几乎所有政府,公司,社会机构和我们日常生活和沟通的重要工具,重要到我们在使用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利用类似“第二人生”这样的网络虚拟平台工具进行学习,沟通,娱乐等各种商务和私人活动也是新事物,而且很可能会给我们未来30年的沟通方式带来巨大改变。
第一财经日报:事实上,在网络上,人们在沟通速度上以及沟通的激励机制上都回收到一些阻碍,您认为类似此种问题是否有解决方案?
Ricardo Perez:事实上,由于技术发展的速度太快,目前存在的一些技术层面的问题很快就过时了。今年“第二人生”将语音功能引入其平台,其他类似的网络虚拟平台则有更好的用户界面。也许这些虚拟平台自身的不断发展(我指的是具备了类似于“第二人生”特征的所有网络虚拟平台)可以使他们成为人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通讯工具上与外界沟通的新宠。也许,这样的虚拟平台的发展将会改变我们对人际沟通和社会交往的定义。但是,我们现在还只是在这一切可能发生的转变的初级阶段。我们承担的是衔接学术,商业和社会的桥梁的角色,我们将致力于探索这一新兴平台所带来的一切转变,并且在这一进程中,帮助公司和社会发现所有潜在的机遇和风险。
第一财经日报:在您看来,未来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世界里,究竟有多大的空间可以供商学院教学使用?
Ricardo Perez:我想这个巨大的潜力应该是,该平台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有着高度互动能力的有效的能够替代面对面会议的沟通方式,这种沟通方式借助于网络游戏平台及其内嵌的多样化工具,大大延伸和扩大了我们沟通的时间和空间。
但是坦白说在目前这个初始阶段,我们的工作更多是探索性质的。目前为止,我们的尝试告诉我们,凡是对网络和游戏熟悉的人们,一旦他们接触到这个平台,他们会倾向于将这样的平台当作是未来开展会议,互动和合作的工具。这种倾向于是引入到“哪些沟通可以采用这样的平台来实现机构内部和机构间的合作交流”的话题。事实上,许多科技机构已经率先采用了像“第二人生”这样的平台,可以预见,随着这些平台功能的不断完善,将来会有更多的科技和非科技的机构加入。
随着Y世代的学生不断进入商学院,我们看到我们的学生对网络虚拟平台的熟悉程度的比例也在不断上升,相对应地,这些Y世代学生也要求将这种新兴工具作为传统商学院案例教学法和角色扮演的一种补充。这跟当初将多媒体运用于教学的发展道路是类似的: 多媒体教学在最初只被认为是一种边缘的展现课堂内容的有趣的方式,而现在却成为了商学院课堂不可或缺的教学经验。
第一财经日报:对于虚拟世界、学生和教授而言,他们必须做好哪些准备?
Ricardo Perez:熟悉游戏平台的用户操作界面的是关键。对用户界面操作不熟悉,要想随心所欲地控制avatar并不容易,因此我们正在准备一系列操练来帮助初级用户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就我个人看法而言,其实根本不需要太多准备,最好的探索就是直接登陆平台,亲身去体验这个充满未知数的新世界,在平台中勇于尝试不同工具,不断寻找机会,尽情享受探索过程中的乐趣!

IE: 在”Second Life”开设虚拟课堂的世界第一所商学院

first financial daily.jpg
咳咳,这个关于“Second Life”的报道真的已经不再是“新闻”了,而且我们的天才的同胞们早就创造了其中国版HiPiHi海皮士。但冲着我们IE商学院是在”Second Life”开设虚拟课堂的世界第一所商学院这个铁证如山的事实,“情难自禁”,现转载2007年12月10日在“第一财经日报”发表的文章“将课堂搬进SecondLife“。
黄燕发现,为了赶时间不迟到,自己已经飞起来了。是的,在“Second Life”的虚拟世界里,如果你上课迟到,采取的方式不只有走和跑,还有飞。
黄燕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她所在的西班牙IE商学院不久前在虚拟世界“Second Life”上买了一块地皮,尝试将真实世界的课堂搬到第二人生的虚拟世界中去。
这一天,是她第一次登录“第二人生”的班级。
进入班级以前,黄燕在校区流连了一会,大多数同学和她一样,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自如地行动,每个人都在积极尝试着不同的功能选项,有人不停地鞠躬,有人拼命跳舞,还有人到处乱飞,现场乱作一团。
SL small pic.bmp
虚拟课堂
在第二人生的世界里,IE商学院的教学楼和现实中几乎一模一样,进入教室后,首先看到的是黑板上的Powerpoint文件。
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是,虚拟世界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操纵自己的“化身”的角度来阅读Powerpoint文件。黄燕试了试,这个文件的内容似乎有被无限放大的可能,但却不会影响其他人的阅读。“它完全消除了因为位置的局限而带来的不方便。”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课程都适用于虚拟的环境,“这一平台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有着高度互动能力的、有效的且能够代替面对面会议的沟通方式。”IE商学院教授Ricardo Perez Garrido说。
这意味着那些互动性强的课程更适合于在虚拟的世界中展开。“比如组织行为学、公司战略这些容易激发讨论的课程。”黄燕说,而在她和她的同学们看来,金融会计学、统计学等则更适合用传统的课堂教学方式。
“快”是讨论中的一个关键词。“打字要快、眼睛要快、脑子更要快。”黄燕说。一个问题常常会有数条回复,而没有完整表达意思的人又会很快加上自己的补充,稍有溜号,内容就被刷新了,只能回过头去重读。
在虚拟世界中,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同时也缺乏聆听他人观点的耐心。
老师也要适应这一新的教学方式,他们只能看到虚拟的学生,这些学生看上去都在认真听课,但事实却是,他们也许在发呆,或者在与同学私聊。
黄燕发现,除了偶尔提出一些启发性的观点外,教授很少发言,直到所有学生都结束了自己的争论,教授才又现身,进行总结、评点或是补充。

Y世代教学

黄燕刚进入教室的时候,准备从讲台飞到后排座位上去,但由于操作不熟练,她三番五次地撞向黑板。
Ricardo并不认为这是不可容忍的失误,他甚至希望人们都是带着一片空白的状态进入到这个虚拟的世界当中,亲身探索这个有趣的平台。
“随着Y世代学生不断进入商学院,我们看到学生们对网络虚拟平台的熟悉程度不断上升,他们也希望将新兴的工具作为传统教学的一种补充。”
“对于很多参与‘第二人生’教学的学生而言,他们在这个新环境中找到了很多让他们熟悉的元素。”Ricardo说,这些熟悉的元素大多来自游戏平台,很多人在童年时代便接触过。
对此黄燕的感受颇深,她常常觉得自己是在玩游戏,事实上,在去IE读书之前,她一度喜欢使用各种道具,将自己的QQ人物打扮成梦想中的样子。
而在虚拟世界里,她又一次有机会玩类似的“游戏”了,不同的是,她能够与其他人交流,并且充满积极性和想象力。
最让她感到惊奇的是,“第二人生”提供的高度个性化的工具,细节到学生们甚至可以设计自己的小腿肚的弯度,或是脚趾的长度,借助这些个性化的工具,所有参与课程的学生可以向他们的同伴传达任何个性化的信息。
另一个让她惊奇的事情是,人们不再像在真实课堂里那样紧张,有些羞于在真实课堂中发言的同学,在虚拟世界中变得非常具有表现欲。
“虚拟世界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头脑中安装了一对任意思想的翅膀,时间和空间的维度被无限扩大。”黄燕说。
由于事先对教授们进行了技术上的培训,大多数情况下,教授们能够很好地扮演“穿针引线”的角色,而学生们则通过尝试,体验到虚拟平台的独特价值。
当争论达到白热化之后,令人惊喜的情况出现了,人们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观点,若干有代表性的观点逐渐出现。
Ricardo的经验是,人们常常排斥接受具有颠覆性创造思维的新事物和观点,这一点在网络和广播电视的发展上体现颇多,当时人们把它们当作是危害社会正常秩序的事物,有人断言它们不会被接受和采用,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新事物最终成为日常生活和沟通的重要工具。
Ricardo乐观预计,虚拟世界上进行教学的模式,未来会像多媒体教学一样,虽然当时是一种边缘化的展现课堂内容的方式,后来却成了商学院课堂上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关于“IE:鼓励教授接‘私活’”一文的一点补充,嘿嘿

《中国经营报》老记在采访副院长David Bach的时候问了几个有趣的问题,可惜因为“上海纸贵”,没有全部刊出,现摘录部分如下:
《中国经营报》:
IE商学院怎样的机制能保证自己留住优质的教授?

David Bach:
首先,如果教授能够发自内心地享受他们的工作环境,他们就会安心地呆下去。IE商学院为顶尖的 教授提供了一个很吸引人的工作环境。比如说,我们的校园位于被誉为最富有活力和商业化的欧洲城市马德里的高级商业中心,我们的学生属于从世界各地筛选出来的最精英的阶层,等等。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使我们课堂讨论的话题变得非常多样化 ,富有启发性,富有挑战性,而这些也是一流的教授所享受的教书育人的氛围。
第二,我们的教授也受益于IE商学院与商界和公司之间保持的长期密切合作的关系。这些与现实商界的密切联系使得 IE的教授在进行各自领域研究的时候,通常能够从行业中最一流公司的最高管理层得到最为前沿的市场数据,这些便利使教授在设计和执行特定研究课题时更加贴近市场和行业发展方向。
第三,IE商学院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地方,尤其对于年轻而有抱负的教授来说。比如有教授想开设一个全新的executive education 课程,在其他同类学校,如果一时没有老资历的教授来领导这个项目,这样的新项目从提出想法,到最后真正贯彻落实可能要花上几年时间。但是在IE,这样的新想法一旦得到认可,我们会很快地调配相关人力和物力资源,在最短时间内推动这个新项目的启动。只要我们确定市场上确实存在这样的新需求,我们就会马上付诸于行动。
最后,IE商学院给予了教授很多灵活性。教授授课的时间通常以2个月为单位,而非传统的1个学期(通常是3至4个月)。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教授在没有课程的时间段里可以拥有很多自由支配的时间致力于自身的课题研究,甚至向公司企业提供专业领域的管理咨询服务。允许教授向公司提供咨询服务也是IE商学院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当其他商学院试图阻止其教授从事对外管理咨询活动时,我们的教授则可以公开地花20%的时间来从事对外管理咨询工作。这个逻辑其实很简单: 这些对外咨询项目使我们的教授与市场保持密切联系,因而促使他们的各项研究课题和教学活动也能最大程度地与现实商业环境保持同步发展。
所有这些因素都将在IE商学院工作转化为一段愉快的经历,也是我们提供给我们教授的有别于其他世界顶尖商学院的特色。这是我们吸引和留住我们世界最一流教授的秘诀。
《中国经营报》:
有时这些知识分子是比较难以管理的,比如他们在外面办学习班,讲课赚外快了,IE商学院是什么怎么管理控制这些教授的。

David Bach:
正如前面所提及的,我们鼓励教授从事对外活动,尤其是管理咨询活动,当然也包括在其他机构教学的活动。这些活动一方面帮助我们的教授获得更多市场经验,同时也是对IE商学院品牌的一种延伸。对于此类活动的限制,我们只有两条。第一,教授的对外活动绝不能影响其在IE的教学计划,对于因为对外活动而影响正常教学的行为和借口是绝不被IE接受的。第二,按照逻辑来讲,教授不能为我们的竞争对手工作。一般来说,只要教授提前向学校要求对外活动的权利和时间,在不影响其正常教学的前提之下,我们都是给予全力支持的。所以,与许多商学院全力阻止教授从事对外教学和咨询活动的做法相反,我们对此类活动则是全力支持,而且还鼓励教授做好自身的时间管理工作,我们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确保我们的教授在IE商学院的工作是快乐的,并且想长期呆下

《中国经营报》12月3日发表文章“IE:鼓励教授接‘私活’”

china business.jpg
全文见《中国经营报》 “中欧’的权力制衡/ IE:鼓励教授接‘私活’”一文。
这篇文章始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与教授何志毅因为工作分歧而造成的人事风波,但是无独有偶,两人面对媒体你来我往的公开辩论,确使这场原本只属于北大内部事务的工作分歧,成为一根引发国内媒体“深入思辨商学院治理与管理之道利与弊”的讨论。

Thanks to China Economic Review saying “we are VERY MUCH INTERNATIONAL in spite of Spanish origin”

12月4日China Economic Review发表了题为FT puts IE Business School at No. 5 in Europe 的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文章强调IE商学院虽然发源于西班牙,但却是一所非常国际化的商学院,教学机制和运作与北美商学院类似。作为IE的校友,对这位老记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在中国媒体为在西班牙的IIE挣“international”的名份,惊喜之情难以言表。 以下是全文,以飨诸君。 IE Business School (the IE stands for Instituto de Empresa showing its Spanish origin but it is very much a Business School in the American tradition) is ranked No. 5 in Europe and No. 1 in Spain in the latest…

Details

李安《色·戒》:彰显人性的力量


Ang Lee’s new film, an espionage thriller set in WWII-era Shanghai. Tony Leung stars as Mr. Yee, a powerful political figure in 1940s Shanghai. Tang Wei, makes her feature film debut as Wang Jiazhi, a young woman who gets swept up in a dangerous game of emotional intrigue with Mr. Yee.
看了一些对李安新作《色·戒》的访谈,除了对那些老拿几段性爱描写说事的炒作苦笑外,到还是有几分惊喜。第一,终于有很多很多人要跟广播电视总局闹“分级制”了;第二,导演的观点--“情感超越理智彰显了人性”--尤其在这部影片中对“女人对一个不该爱的男人的情欲”超越了“爱国主义”的充满同情和近乎唯美的演绎,居然在国内媒体上得到很大的声援。还不知道马德里什么时候播,但是一定回去看正版,呵呵。

We use both our own and third-party cookies to enhance our services and to offer you the content that most suits your preferences by analysing your browsing habits. Your continued use of the site means that you accept these cookies. You may change your settings and obtain more information here. Accept